首页 历史

夏文化、夏都、夏族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作者:皮皮祥撩历史 时间:2020-08-09

今天河南大学“夏文化”研讨班开幕,学界对夏文化的讨论一直很热,偃师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建设,无疑来说都是推进对夏文化的研讨走向深入。

夏朝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王朝,近代疑古思潮兴起,夏朝的历史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质疑,经过近百年的考古学和历史学的双重建构,夏文化的研究已经卓有成效,夏史、夏文明的研究也有重大突破。研讨会请了研究领域的一流学者刘旭、王巍、宫本一夫、许宏、方燕明、孙庆伟等授课,通过对文明起源、先商文化、早商都城等角度来分析、研究夏文华。

其中方燕明先生通过登封王城岗古城来追寻早期的夏文化。

王城岗遗址跨越新石器时代和商代,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位于登封市告成镇八方村东北,俗称“王城岗”的岗地上,是一处以龙山文化中晚遗存为主,兼有裴李岗文化、二里头文化以及商周时期文化遗存的遗址。

1975~1982年河南省文物考古部门对此进行考古发掘,发现龙山文化晚期的东西并列的小城堡2座以及大型房基、奠基坑、窑穴、灰坑等遗迹,出土有大量陶器、石器、骨器、铜器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对研究豫西地区龙山文化的分期和城垣建筑结构等具有重要价值。

王城岗遗址发掘现场

1996年“夏商周断代工程早期夏文化研究”专题组在王城岗河南龙山文化晚期城址内发掘采样。2000年至2005年国家启动的中华文明探源等工程,又对该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及发掘,在小城堡的西面发现了一座龙山文化晚期的大城,由夯土城墙和城壕组成,总面积约34.8万平方米。

王城岗龙山文化遗址初步可以分为前后五期。已发掘出的两座夯土城垣属于这里龙山文化的第二期。

奠基坑(龙山文化二期)

另外,还发掘出与这里龙山文化晚期相承袭的豫西二里头文化一、二、三、四期和商代二里岗期下层与上层,以及商代晚期和西周等时期的文化遗存。后来又分前期、后期两段。前期的遗迹以小城址、奠基坑为代表等;后期的遗迹以大城址(城墙、城壕)、祭祀坑等为代表。

王城岗出土陶器

陶罐(高19厘米)

陶杯(高8厘米)

陶豆(高12.5厘米)

鬶口杯(高16厘米)

单耳陶罐(高7厘米)

陶壶(高11厘米)

当然今年的一些发掘成果,将王城岗遗址面积由原来的40万平方米扩大到50万平方米。通过对王城岗遗址进行类型学研究,将王城岗龙山文化五期分为两期三段更能够显示出陶器发展演变的阶段性变化。碳十四测年数据推定了小城、大城的年代,王城岗小城的年代上限不早于公元前2100年~2130年,下限不晚于公元前2100~2055年;王城岗大城的年代上限不晚于公元前2100~2055,下限不晚于公元前2070~2030年。

方先生通过王城岗的孢粉分析当时的人地关系,这也是环境考古的重要分析方法,通过对当时花粉组合的变化来推断出王城岗当时是疏林草地景观,气候温度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江淮地区,也就是说公元前2100左右亚热带气候北线要比现在北移的多。

另外,方燕明先生通过对王城岗遗址的炭化木屑和炭化植物种子来分析当时的资源和生计,也即是我们讲的考古学上的植物考古。通过炭化木屑的量化分析,对城壕及陶窑使用燃料获得一些信息。通过浮选炭化种子7600余粒,大部分为农作物遗存,如粟、黍、稻谷、小麦、大豆五种不同种类,我们也可以看到王城岗遗址居民很早就选择了这五类作为我们那的粮食作物,这也为部落(部族)进行征伐、修城提供了较为稳定食物来源。

王城岗遗址浮选植物遗存

方先生通过王城岗遗址出土动物骨骼,统计共31种动物,通过对野生动物习性分析,得出了龙山文化至春秋时期气候较为湿润。通过对家畜的认定,认为家畜的种类包括有猪、狗、黄牛、绵羊、山羊等,也就是说龙山文化晚期就已经驯化了猪、狗、黄牛、绵羊等动物,通过对家畜和野生动物的量化分析对比揭露出该遗址龙山文化晚期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已经进入到开发型阶段。

方先生通过对遗址中出土134件石制品进行分析,其中以石铲、石刀的比例最高,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石制品中还包括了大量的石料和半成品的废坯料。这些大量石料和半成品废坯料的存在说明龙山至二里头时期,遗址上曾大量制作各类石器,通过对这些产生于石器制作不同阶段废弃品的观察、测量和统计,我们可以推断出当时石器制作工艺流程,也可以看出王城岗遗址居民石器制作手艺之高超,专业化的操作无不为我们研究其背后的一些问题:石料从哪里来?谁来统一指挥和管理专业化的石器工匠(居民)?

根据王城岗遗址大城的绝对年代落在夏纪年公元前2070年~1600年内,王城岗大城遗址并为夏代初始时期的最早城址。

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