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楚汉争霸,刘邦最欺骗世人的谎言——“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作者:农家小娱乐 时间:2020-07-02

公元前206年,奋六世之余烈,由秦始皇建立的秦帝国,仅存在十五年后,便被起义的浪潮所淹没,秦王子婴素车白马,奉玉玺符印向刘邦投降。

秦朝分天下三十六郡,项羽以楚怀王熊心的名义分封,独占淮泗九郡之地,其余二十七郡由十八位诸侯王共分,以削弱对西楚王权的威胁。

刘邦封汉中王,领有巴蜀共三郡之地,韩信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策,率军击败关中雍王章邯、翟王董翳、塞王司马欣,并借楚怀王熊心之死东出,楚汉争霸就此拉开。

刘邦联结诸侯时,经常提到楚怀王“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盟约,笔者带您剖析,楚怀王熊心为何会订立这样的盟约?又对楚汉争霸产生怎样的影响?

项羽西楚与十八路诸侯疆域

楚怀王熊心落魄到乡野牧羊为生,被项梁拥立为王实为傀儡,但楚怀王熊心却异常聪颖,在得到其他楚国旧臣协助后,楚怀王熊心等待机会,想要从项梁手中夺回实权!

公元前208年起,形势对楚国愈发不利,秦将章邯击杀齐王田儋、迫使魏王咎投降自焚、于定陶歼灭楚军项梁主力、渡黄河而攻略赵国,历史的经验告诉楚怀王熊心,如果秦国攻破赵国,楚国必然难逃再度灭亡。

“心有余而力不足”是楚怀王熊心最真实的写照,楚国已非春秋战国时代霸主,楚军新败损失惨重,后勤粮草也供应不足,因此宣瑜诸将“先入定关中者王之”,激励各地义军抗击秦国。

王爵,是先秦时期君主爵位,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此刻就摆在诸将面前,但秦军强大的战斗力有目共睹,诸将除项羽外皆不愿冒险,最终楚军可查响应号召的仅有刘邦、吕臣、黥布、蒲将军与项羽五支较大势力。

刘邦与项羽分兵路线图

对于楚怀王熊心而言,五支军队皆非自己嫡系,项羽自不必说,项氏家族继承人,军功威望日隆;黥布囚徒出身,聚众起义依附项氏;吕臣随陈胜吴广起义,屡立战功自成体系;蒲将军在项梁起兵后,率兵归附项梁;刘邦曾受项梁恩惠,又雄心壮志非久居人下。

楚怀王熊心听从旧臣建议,严厉驳回项羽西进的请求,对这些统兵将领也进行了调整,先剥夺吕臣与项羽的兵权,全部交由老臣宋义统领,即便真的攻破秦国,宋义封王远比项氏崛起对熊心有利。

义军起家的刘邦、蒲将军与黥布,被剥离楚军供给,自由发展却还要受到楚国的约束,刘邦西征聚集陈胜及项梁余部,面对的却是秦国关中数万精兵,与路途遥远艰难的后勤补给。

如此布置,既鼓励宋义与刘邦两支军队奋勇杀敌,成功则楚国号令天下群雄,失利亦可削弱秦军战力,给楚国留出招募军事力量的机遇,届时新建立的军队,将绝对服从楚怀王熊心的调度。

秦王子婴献城投降

刘邦西进的过程中,因为能够善待降将,禁绝从民众掳掠,沿途未遭受过大战,招降沿途守军,军力与粮草得到补充。

赵高擅权弑杀秦二世胡亥,虽拥立秦王“嬴子婴”,反被其密谋诛杀,而秦王子婴也确有重振秦国之志,但此时刘邦率兵抵近关中,子婴迅速派遣五万兵马驻守峣关。

秦末虽然人心离散,但在秦法的督促保障下,即便囚徒也具有战斗力,何况五万秦军精锐,连张良都强调“秦兵尚强,未可轻”,秦军占据险关有主场优势,又关乎秦王朝国运,极有可能是场硬仗。

可惜这支秦军的统帅意志并不坚定,想与刘邦联手趁机捞取富贵,所幸张良识破其中问题,刘邦命周勃带领全部人马,绕过峣关趁守将没有防备,消灭峣关守军,随后乘胜追击过蕢山,至蓝田大破秦军。

秦将章邯在巨鹿向项羽投降,关中精锐也难敌刘邦,秦王子婴献城投降,刘邦在群臣建议诛杀秦王子婴时,颇为睿智的驳回,封府库赏部将,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并调兵遣将守卫关隘,赢得良好口碑。

项羽

《史记·项羽本纪》与《汉书·高帝纪》都记载,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七月,刘邦攻略胡阳时,章邯连遭楚军打击内外交困,在赵地率军向项羽归降,并被项羽封为“雍王”,为何项羽在十一月中旬,才率诸侯兵马进军关中?

司马迁在《史记》里提到,楚军巨鹿之战的勇武,也提到“楚军夜击阬秦卒二十馀万人新安城南”(今河南绳池),但秦军最精锐的驻北地边军却没有提及,在没有被诸侯收编的记载下,笔者推测这与项羽的迟来有莫大的联系。

项羽虽抵达关中时间较晚,但项羽和诸侯联军才是灭秦的主力,论功行赏项羽应记首功,因此请求占据富庶的关中,但楚怀王熊心坚持“如约”,以刘邦遏制项羽的权利膨胀。

也许在项羽的字典里,既然得不到就毁掉,楚军不再约束各国联军,并加入对咸阳掳掠,甚至烧毁举国之力营造的‘阿房宫”,霎时间富庶祥和的咸阳城沦为人间炼狱,秦人铭记住“联军首领项羽”的残暴。

项羽麾下猛将如云,季布、钟离昧、英布、虞子期为楚军五大将,范增智谋深远,士兵身经百战悍不畏死,关东诸侯对项羽畏惧服从,绝对实力的差距下,刘邦只能接受汉中王的册封。

项羽巨鹿之战

雍王章邯、翟王董翳、塞王司马欣三王,联合阻挡刘邦东出,背后有西楚强大的军力做保障,因此刘邦率部众至封地汉中途中,部将逃散者不计其数,刘邦也不认为还有机会争夺天下,因此放任不加阻拦。

直到“萧何月下追韩信”,引荐韩信成为汉军大将,韩信的观点与张良的计策不谋而合,两者共同上演千古佳话“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汉军突袭章邯部,章邯数战皆败而亡,翟王董翳与塞王司马欣不敌而降。

关中连年浩劫,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刘邦也需要时间恢复军力,巩固汉朝在关中的统治,张良再次祭出楚怀王熊心“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盟约,以谦卑的姿态表达刘邦只想称雄关中。

此时,范增尚在项羽身边,西楚接纳张良的建议,暂缓对刘邦军事打击,源于三点:齐国自西周起傲然东方,项羽分封时将齐国划分为齐、胶东与济北三国,齐国合并将威胁楚国。项梁之死与田荣有关,这是家恨,破坏项羽的分封权威,这是国仇,必须予以惩处警戒众诸侯。楚汉之间并不接壤,有韩魏等诸侯国作为缓冲,在刘邦已经服软的情况下,惟“远交近攻”最明智。

张良像

义帝熊心在汉高帝二年(公元前205年),史书对其具体的死亡时间,及死亡原因颇有争议,但义帝熊心此时的离世,足以给刘邦东出联络诸侯提供理由。

刘邦宣瑜关中父老征讨项羽,秦人扶老携幼前来参军,很多人误认为是对项羽坑杀降卒的报复,必须强调,章邯麾下多是骊山囚徒,原本在秦始皇陵修筑完毕后应殉葬,以当时的社会环境并没有同情者。

关中百姓的愤怒源于楚军的烧杀掠夺,项羽用天下百姓的怒火,推翻了秦国残暴统治,却又以更加暴虐的方式,激起秦国百姓的怒火。

楚汉争霸初期刘邦屡战屡败,关中百姓咬紧牙根支援前线,用团结、顽强及鲜血,向世人展现秦人的悍勇。

诸侯不满项羽霸道的分封,加入到刘邦的汉军阵营,项羽在拉锯中精锐耗尽,最终‘十面埋伏’围困于垓下,义帝熊心不知是否预料到,刘邦以他的名义复仇,竟终结威名赫赫的霸王项羽和他的“西楚王朝”!

汉高祖刘邦像

事实上,楚怀王熊心当初约定“先入定关中者王之”,既未得到诸侯王认可,也未明确约定独占秦国。

项羽在灭秦以后,分封刘邦汉中王并未违反约定,相反,项羽肯扩充刘邦封地,也是在用刘邦制衡三秦王,这也是对刘邦的信任。

刘邦答应据三秦而固守不出,却在项羽战事胶着之际偷袭彭城,令西楚根基动摇;在鸿沟罢兵中分天下,却又合诸侯迫使其自刎乌江。

刘邦麾下军事实力的提升,带来对至高权位的追求,这是历史必然的趋势,反复强调楚怀王盟约,并以楚怀王熊心的名义联结诸侯,只是博取百姓同情,尤其是瓦解项羽麾下楚国将士的斗志,昭告起兵合法性的政治宣传手段。

参考文献:《史记》《汉书》《资治通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