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红袖织绫专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浅谈新石器时代至汉代的纺织品

作者:杞棠鉴藏 时间:2020-07-02

纺织品是人们衣着、被服等必需品。在史前时期的新石器时代,人们就开始掌握纺织技术。不同时代的纺织品,是衡量人类进步和文明发达的尺度之一。古代纺织品是用麻、丝、毛、棉等纤维为原料,纺绩加工成为纱线后,经编织(挑织)和机织而成的布帛、毛织品。中国古代的丝麻纺织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有“丝国”之誉。

清初黄缎织金行龙彩云袷褂

(一)新石器时代纺织品

在新石器时代考古中,已发现一些纺织品遗存。如,在距今7000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中,发现了苘麻的双股线,出土的牙雕盅上刻有四条蚕纹,同时出土还有纺车和纺机零件。距今约6000年的江苏吴县草鞋山遗址出土有编织的双股经线的罗地麻布。距今5500年的郑州青台遗址有粘附在红陶片上的苎麻和大麻布纹、黏在头盖骨上的丝帛及10余件红陶纺轮。距今5000年左右的浙江吴兴钱山漾遗址出土了丝织品残片。一些遗址发现有陶纺轮,是普遍存在纺织活动的实物见证。

新石器时代河姆渡牙雕盅

(二)商周纺织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王室贵族对纺织品需求的增加,这一时期的纺织技术进一步提高。从考古发现的遗存看,商周纺织品品种增多,如,河北藁城台西商代遗址出土的黏在青铜器上的织物,有平纹纨、皱纹谷、绞经罗和三枚菱纹绮。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铜器上所附的丝织品,有纱纨、朱砂涂染的色帛、双经双纬缣、回纹绮等。殷墟还出土了丝绳、丝带等实物。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出土有纬二重组织的山形纹绮残片。春秋战国时期,纺织品出土较多,显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如:湖南长沙墓出土的几何纹锦、对龙对凤锦、填花燕纹锦等,湖北江陵楚墓出土的锦制品种类较多,色泽鲜艳。毛织品在新疆吐鲁番阿拉沟古墓中出土数量最多,花色品种亦很丰富。

(三)汉代纺织品

汉代纺织业有很大的发展,技术进一步提高,在汉画像石所见的纺车、缫车、调丝、并丝、织机、染具等,就是最形象生动的实物见证。中国丝织品通过“丝绸之路”向西传播,对世界纺织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出土丝织品的地点众多,如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江陵秦汉墓和新疆民丰尼雅遗址等,都出土了大批丝、麻、棉、毛织品,品种齐全,花样新颖,反映了汉代纺织品的技术成就。

马王堆一号汉墓素纱单衣

汉代丝织品以织物组织分,有平纹组织的纱、绢、缣、縠,有绞经组织的素罗与花罗,有斜纹组织的绮、锦、绒圈锦。毛织品的品种有缂毛、斜褐、斑罽等。麻织品有大麻布、苎麻布。棉织品有坯布,即白叠(緤)布。

海昏侯墓出土纺织品

印染品以丝织品最为丰富多彩,其次为毛织品。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丝织品有纱、罗、绮、绢、锦、组带和绣等,如:素纱禅衣,重49克,不足一两,薄如蝉翼,可与现代的乔其纱媲美;耳杯形菱纹花罗,粗细花纹组成菱杯相釦、大小套叠、上下对称的图案,应是当时的高级丝织品;菱纹绮和对鸟菱纹绮,后者细线条回纹组成纵向连续的菱形纹,其内嵌着变形的对鸟和两种不同的变形花草纹,交替分布;绒圈锦,以多色经丝和单色纬丝交织而成,表面的矩形、几何形点线纹图案部位,给人以明显的立体感,充分反映出当时的织造工艺水平;三色锦有几何纹锦、绀地绛红鸣鸟锦、香色地红茱萸锦等;刺绣,据“遣策”记载有“信期绣”、“长寿绣”、“乘云绣”及未记其名的“茱萸纹绣”、“云纹绣”、“方棋纹绣”等,基本采用锁绣法。在马王堆出土的大量丝织品中,多数染色,包括刺绣用丝线,色彩共达36种之多,最常见的是朱红、深蓝、深红、浅棕、深棕、藏青、黑、朱黄、金黄、浅蓝、深绿等。主要为植物染料与矿物燃料,当时分别称作草染与石染。汉代的印染技术很高,已掌握了浸染、涂染、套染和媒染等一整套染色方法。印花已采用镂空版和手工彩绘相结合的工艺。

民丰尼雅1号墓鞶囊

在新疆境内古丝绸之路沿线一带,特别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侧丝路沿线,考古发现大量保存良好、色泽鲜明的丝织品,主要有锦、绢、绫、绮、罗、纱、缂丝和刺绣等。1995年发现民丰尼雅1号目的,清理发掘墓葬9座,出土遗物保存较好,其中有“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锦衾,“延年益寿长葆子孙”、“世毋极绵宜二亲传子孙”、“登高明望四海贵富寿为国庆”和“恩泽万岁”锦等,色泽鲜艳、华贵,特别是一件织锦护膊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尤为珍贵。

在新疆境内丝绸之路沿线,还发现毛织品,主要品种有缂毛、斜褐、斑罽等。新疆是我国出土毛织品的主要地区。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排列:1.汉晋“无极”锦(中国丝绸博物馆藏);2.北朝龟背纹锦(中国丝绸博物馆藏);3.魏晋人物兽面鸟树纹锦(新疆营盘出土)

图片来源于网络、嘉德拍卖行等;文章内容参考自网络、书籍;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新石器时代#汉代#遗址收藏

新石器时代河姆渡牙雕盅

(二)商周纺织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王室贵族对纺织品需求的增加,这一时期的纺织技术进一步提高。从考古发现的遗存看,商周纺织品品种增多,如,河北藁城台西商代遗址出土的黏在青铜器上的织物,有平纹纨、皱纹谷、绞经罗和三枚菱纹绮。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铜器上所附的丝织品,有纱纨、朱砂涂染的色帛、双经双纬缣、回纹绮等。殷墟还出土了丝绳、丝带等实物。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出土有纬二重组织的山形纹绮残片。春秋战国时期,纺织品出土较多,显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如:湖南长沙墓出土的几何纹锦、对龙对凤锦、填花燕纹锦等,湖北江陵楚墓出土的锦制品种类较多,色泽鲜艳。毛织品在新疆吐鲁番阿拉沟古墓中出土数量最多,花色品种亦很丰富。

(三)汉代纺织品

汉代纺织业有很大的发展,技术进一步提高,在汉画像石所见的纺车、缫车、调丝、并丝、织机、染具等,就是最形象生动的实物见证。中国丝织品通过“丝绸之路”向西传播,对世界纺织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出土丝织品的地点众多,如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江陵秦汉墓和新疆民丰尼雅遗址等,都出土了大批丝、麻、棉、毛织品,品种齐全,花样新颖,反映了汉代纺织品的技术成就。

马王堆一号汉墓素纱单衣

汉代丝织品以织物组织分,有平纹组织的纱、绢、缣、縠,有绞经组织的素罗与花罗,有斜纹组织的绮、锦、绒圈锦。毛织品的品种有缂毛、斜褐、斑罽等。麻织品有大麻布、苎麻布。棉织品有坯布,即白叠(緤)布。

海昏侯墓出土纺织品

印染品以丝织品最为丰富多彩,其次为毛织品。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丝织品有纱、罗、绮、绢、锦、组带和绣等,如:素纱禅衣,重49克,不足一两,薄如蝉翼,可与现代的乔其纱媲美;耳杯形菱纹花罗,粗细花纹组成菱杯相釦、大小套叠、上下对称的图案,应是当时的高级丝织品;菱纹绮和对鸟菱纹绮,后者细线条回纹组成纵向连续的菱形纹,其内嵌着变形的对鸟和两种不同的变形花草纹,交替分布;绒圈锦,以多色经丝和单色纬丝交织而成,表面的矩形、几何形点线纹图案部位,给人以明显的立体感,充分反映出当时的织造工艺水平;三色锦有几何纹锦、绀地绛红鸣鸟锦、香色地红茱萸锦等;刺绣,据“遣策”记载有“信期绣”、“长寿绣”、“乘云绣”及未记其名的“茱萸纹绣”、“云纹绣”、“方棋纹绣”等,基本采用锁绣法。在马王堆出土的大量丝织品中,多数染色,包括刺绣用丝线,色彩共达36种之多,最常见的是朱红、深蓝、深红、浅棕、深棕、藏青、黑、朱黄、金黄、浅蓝、深绿等。主要为植物染料与矿物燃料,当时分别称作草染与石染。汉代的印染技术很高,已掌握了浸染、涂染、套染和媒染等一整套染色方法。印花已采用镂空版和手工彩绘相结合的工艺。

民丰尼雅1号墓鞶囊

在新疆境内古丝绸之路沿线一带,特别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侧丝路沿线,考古发现大量保存良好、色泽鲜明的丝织品,主要有锦、绢、绫、绮、罗、纱、缂丝和刺绣等。1995年发现民丰尼雅1号目的,清理发掘墓葬9座,出土遗物保存较好,其中有“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锦衾,“延年益寿长葆子孙”、“世毋极绵宜二亲传子孙”、“登高明望四海贵富寿为国庆”和“恩泽万岁”锦等,色泽鲜艳、华贵,特别是一件织锦护膊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尤为珍贵。

在新疆境内丝绸之路沿线,还发现毛织品,主要品种有缂毛、斜褐、斑罽等。新疆是我国出土毛织品的主要地区。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排列:1.汉晋“无极”锦(中国丝绸博物馆藏);2.北朝龟背纹锦(中国丝绸博物馆藏);3.魏晋人物兽面鸟树纹锦(新疆营盘出土)

图片来源于网络、嘉德拍卖行等;文章内容参考自网络、书籍;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