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搞笑

全职妈妈也好,职场妈妈也罢,我们都不需要也不想听见这种赞美

作者:至尚学邦 时间:2020-01-14

最近一期的《奇葩说》因为辩题火了!题目是:妈妈是超人,真的是对妈妈的赞美吗?

作为反方的詹青云的发言,戳中了无数妈妈的泪点,她说:

有些话,我们越当它是赞美,越是顺理成章,越觉得它顺理成章,越会忽视当事人的真正感受,这样的话不应该被当做赞美。

妈妈是超人,这句话看似在赞美母爱,实际却是强加在妈妈身上的光环,只要一个女孩当了妈妈,她就必须变成一个超人?谁规定妈妈一定要是个超人?成为超人意味着,她们必须肩负育儿的全部责任,全年无休,独自与尿布和奶瓶战斗,她的需求、恐惧、理想全部都会被自动遗忘,她的唯一要求就是当个超人......

单独在家带娃做全职妈妈,被嫌弃没有收入,不就是在家看孩子,家人看不到自己的功劳;出去工作又自责错过了孩子的成长过程,不能陪娃不能给娃做饭参与孩子的每一个瞬间。

于是,妈妈们只能扛起“超人妈妈”这个头衔,带娃很累,赚钱很难,但谁让自己是超人啊,既然被冠以这样的赞美,那就必须能承其重,所以妈妈们越活越累。

这期《奇葩说》所讨论的《妈妈是超人》节目中,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情景。伊能静因为一个疏忽导致女儿小米粒从椅子上摔到地上,额头肿起一个包,内疚得当场自扇耳光。

作为妈妈,首先面临的压力就是“我是一个好妈妈吗?”,孩子摔了,哭了,生病了,不高兴了,妈妈们总会大包大揽,把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孩子稍微有点闪失,就反思自己是不是一个好妈妈,是不是对孩子不够好。

詹青云说自己的一个闺蜜,在怀孕后孕吐不止,整宿睡不着觉,工作的压力更大,家人还要要求她的闺蜜要保持心情愉快,因为这样对孩子好。

只考虑对孩子好不好,那妈妈呢?谁又真正看见过一个母亲的不安与忐忑,怀疑与自责?

前不久刚刚生下二胎的章子怡因为产后涨奶疼痛难忍,发微博称这是“最摧残的‘酷刑’”,并表示它的疼痛感不低于宫缩或生产,由此可见,这到底有多疼了!可即便是痛不欲生,她也坚持了下来,为宝宝进行母乳喂养。

也是在前不久,霍思燕在节目中提及自己生产时遭遇大出血,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最终被抢救过来。现在回想起来,她说:“那是我觉得离死亡最近的时候。”

如詹青云所说,当一个女性成为超人妈妈的那一刻,还有谁在意过她的需求,她的喜好和她的理想, 大家只会要求她牺牲自己,成全孩子,认为这才是美德。

奇葩说的这个辩题毫无意外上了热搜,热搜下的评论都是妈妈们的心声:要不是爸爸是“残疾人”乃至“隐形人”,妈妈何必修炼成“超人”。最让我觉得有压力的话还有“孩子是一张白纸”“孩子是父母的镜子”等类似的话,这让我总是战战兢兢,生怕一笔画错,娃的一辈子就要砸我手里。怀孕时养猪,生娃后做奶牛,接着就要秒会落笔生花。什么超人,这时候的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心酸,作为一个二胎妈妈,事实确实如此,家里亲戚一致认为我窝在家里就看个娃,有啥累的。世上就没有感同身受。没人帮忙,吃顿饭都是等娃安顿好了才扒拉两口。两口。。

詹青云说,在很多年前,我们国家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要解放女性的生产力,可是到今天,大多数人依然认为,家务活属于女人,男人只用挣钱,女人却要挣钱和照顾家。

也就是说,女性是个“好妈妈”还不够,还必须要财务自由、自我实现,才能配得上“独立女性”的召唤,否则会被当成“妈虫”。

82年生的金智英有工作有学历,在生了孩子做了全职妈妈后,因为外出喝一杯咖啡就被嘲讽为“妈虫”。

何为“妈虫”?就是人们用来贬低没有收入,靠老公生活,在家全职带娃的妈妈。

但是全职妈妈做的工作,还真没几个人能给得起工资,钟点工一小时多少钱,月嫂保姆一个月多少钱,再加上陪伴和教育孩子,更不是光靠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妈妈是超人,爸爸去哪儿了?

所有的人都在教导,女性要做一个好妻子守护好丈夫,要做一个好妈妈教育好孩子,做一个好女儿为父母争光添彩。

最终连女性也是这样期待自己,她们努力学习知识、拼命提升技能,在家庭中做好女主人,在职场上英姿飒爽,她们以为,只要自己像超人那样地付出,就可以追寻到自己想要的幸福。

然而真相是,幸福从来不在别处,而是存在于两个人的共肩作战里,存在于夫妻之间携手共进中。

就像詹青云回忆童年,终于理解母亲的苦。小时候觉得父亲什么都不管就是好,妈妈凡事都严格就很烦。

长大了再回首,才明白,站在一个“不作为”的男人身旁的母亲,有多难。

当整个社会都认为妈妈是超人,那就是在道德绑架妈妈们。妈妈从来都不是超人,她们也只是普通人。说妈妈是超人是一种赞美吗?不,那只是对妈妈有了更高的没有封顶的期许。

相关文章